台棒球教育“着魔” 球员打架偷钱不念书

台棒球教育“着魔” 球员打架偷钱不念书

台湾棒球走了几十年弊端不断,问题可能出在最根本的教育,因为球员都不爱念书

中国日报网消息:据中新网消息,综合台湾《联合报》报道,台湾棒坛有三个“没完没了”:打不完的假球、办不完的签赌案,以及开不完的振兴棒球“国是会议”。

尽管身处低落的教育质量、家庭环境,岛内学生球员和家长心中,始终有个“王建民梦”,但千中选一的王建民,不是每个球员都有机会,只会打棒球,其余什么都不会,别人讲什么就什么,有人给,就有人拿,小到签约前的“营养金”,大到签赌案的“美媚、名车、黑心钱”。

以致于过去五年,年年有假球案,最底层的树根若出问题,职棒打假球就只是树上烂掉的果子掉下来。始终没有正视假球案连续发生,在于“棒球教育”着了魔。

学生球员长大当上业余教练,他们的教练合约一年一签,必须用今年战绩争取明年合约,而且要周旋在“望子成龙”的家长间,被“人情”压得喘不过气,因为人人都想让儿子排入先发名单。

他们大部分超时工作,再把学生从教室拉到球场,晨操夜训,争取战绩当续聘的靠山,他们训练的对象,仍旧和他们的出身类似,大家再做“王建民梦”,由此周而复始。

台湾现在充其量只能订出“防堵”政策,涉假球案不能进基层、不能进学校当教练,可惜这只是以“限制”为前提的办法。基层还是不断训练出只会打球、不会判断是非的球员,前面断了涉假球员当教练的路,后面却又不断生产“品德无抗体”的球员。

初中棒球球员不会加减乘除,高中球员不识字,“连地址都看不懂”。除了打球,他们什么都不会,棒球界认为选手从小不念书,才是职棒签赌争议关键。

职棒签赌案一再爆发,岛内召开棒球“国是会议”,提棒球振兴计划,层级高到由朱立伦亲自主持,今天要听取总结报告,但是棒球真正的问题出在那里?

“念不念书,绝对和职棒签赌有关系。”台中向上青少棒教练江政泉、康立羣相信,念书是打球之外,让球员有机会学习谋生能力,更是训练判断是非的方法。

向上初中是La new 熊队前投手张志家的母校,遗憾的是,张志家在这波假球侦办里也难逃涉案。为了重振棒球,向上要求学生要打球,也得要会念书。

不念书、除了打球什么都不会,是目前台湾学生球员的写照。球员除了没有一技之长,也欠缺基本的法律常识,让台湾的棒球发展陷入被诅咒似的恶性循环。

桃园棒委会总干事廖财能说,他曾在1997年学生棒球联赛会议中提议,报名联赛的青少棒初中球员,至少要通过“四则运算”、“26个英文字母”,以及“写一篇250字文章”三项“基本能力测验”,全队7成球员通过才能比赛,但遭到反对。

廖财能提的“基本能力”,让部分与会者很感慨,初中球员如果连这些基本能力都达不到,那他们除了打球,还会什么?

学生棒球联盟资深裁判陈际塘说,有位职棒球员,高中时去比赛,他写了张纸条给这球员,上面有地址,但他还是迟到一个钟头,“我后来才知道,他不识字,看不懂字条上的地址”。

另一位也是球员出身的资深棒球官员说,“我很清楚,我们当球员,在球场都是生龙活虎,出了球场什么都不会”,不会就算了,“有些根本是不懂装懂,也不敢问,问了就怕被笑”,“那不是可怜”,他说:“那是可悲。”

棒球振兴计划再周详,如果球员连找个球场的地址都不认识字,怎么看得懂“振兴计划”、“防赌措施”?

此前曾召开“国是会议”拯救棒球,并表示全力棒球发展

学生棒球联盟会长廖敏雄说,“棒球不是光练技术”,上轨道的球队,必须是球员“书要念、作息正常,同时训练团队精神。”廖敏雄建议,先救基层,救基层,先救学生棒球,而且根本解决办法,是要让包括少数民族在内所有球员,“让他们不要只会打球”。

台湾基层教练为了战绩、来年合约、接下来的饭碗,讨好王牌球员是常事,王牌犯错有豁免权,这些王牌球员很有可能在职棒再成为王牌,未来退休再担任教练,教出另一批王牌。

向上青少棒教练康立羣曾是美和中学球员,他说:“我是王牌啊,教练就是要靠我啊”。所以如果王牌球员抽烟、打架、打学弟、把马子,甚至晚上跑出宿舍,教练根本不管,久而久之,就是“目中无人”。

教练若是不处理王牌球员的品行、行为,反而因为要倚赖这些王牌在场上表现,没有人会再信服教练权威,但事实上,很多教练“是不敢吭一句”的。

两年多前,江政泉接手球队一年后,就把一位已经报名全台青少棒联赛的先发投手禁赛,因为他手脚不干净。

江政泉形容,这是“阵前杀大将”,兵家大忌,但是江政泉觉得,“学校是个小社会,老师、教练就是法官的角色”,就算输球,也要禁赛这名品行不好的先发投手。

他们早上调查完毕,下午就请家长来把球员带回家,他说:“隔天是一场绝对关键的比赛,用他先发有很大胜算。”但把这先发投手禁赛后,造成效应是,学生球员会觉得“老师不迷信王牌”、“向上不会因为你球技好就纵容你”。

结果,向上初中并没有因迷信大牌输掉比赛,反而以14比2大胜中山初中。经过此役,向上青少棒在台中市已经不是“永远的老三”,在排名第一的西苑初中下,足以和中山初中争老二。

最近,向上又“冰”了一名球员曾建华,他连续缺席高雄县长杯、宜兰兰阳杯比赛,只因为他对老师不礼貌,江政泉强调:“向上为什么敢禁赛,因为我不靠你啊。”直到禁赛期结束,曾建华才能参加12月中在台东举行的传福杯比赛。但江政泉也说,如果曾建华继续正常训练、正常上课,他预测曾建华会考上台中一中。

全台湾以桃园县推展棒球在队数上最具成效,桃园县也是朱立伦故乡,从朱立伦还没当县长的1993学年度起,就一直是全台最多学生棒球队的县市,目前由少棒、青少棒、青棒,到大专、社会队“五级棒球”合计超过110队。

在基层长期耕耘的桃园县棒委会总干事廖财能却说:“棒球振兴计划根本是错的。”他说,振兴计划若没有从台湾棒球的“根“开始救,不太可能抓对方向、对症下药。

振兴棒球计划中,四年内要达到“队数倍增“目标,由2008学年度三级学生棒球联赛合计青棒、青少棒、少棒795队,增加一倍达1600队。

学生棒球联盟副会长萧光远担心的是,1991到1994学年度“梦幻球队”、“幽灵球队”又会出现。

当年也是“政策指示”下,球队爆增,少棒软式组最高曾是1993学年447队队,但后续经费一断,队数就逐年下降,1994学年还有419队,来年只剩265队。

萧光远说:“其实台湾目前已经接近某种‘组队瓶颈’。”未来如果为了冲数字,“慢垒队会换成小球,等着领组队补助款”。

官方的数字,很多是迷糊帐,江政泉推荐大家看台南小区联盟儿童王国版主张教练的网志,最近一篇“烂泥堆里滚不出一头干净的猪”写到,1991年唐盼盼担任棒球协会理事长,就开过棒球“国是会议”,“如今职棒也二十年、学生棒球联赛开办二十一年了,结果呢?”

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:凡注明来源为“环球在线:XXX(署名)”,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,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、使用,违者必究。如需使用,请与联系;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国日报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其他媒体如需转载,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,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。

来看看2009年度中文博客最具人气的博文、图片、博客之星和记者博客都有哪些吧! 详细

与其年年都看这些老脸的春晚,还不如看看那些虽显稚嫩但却让人难忘的山寨春晚。 详细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