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节我在岗▶ 来自“火焰蓝”不变的坚守

春节我在岗▶ 来自“火焰蓝”不变的坚守

今年大理的冬天格外的寒冷,雨雪天绵绵不绝,走进下关消防救援站大院,消防员们穿着单薄的作训服正在清洗出警回来的消防车。

虽然已在春节假期期间,但下关消防救援站的训练丝毫没有松懈,救援队每天按时组织消防员进行体力、技能、救援等方面的训练,消防岗亭里当值的消防员站得笔直,接警指挥中心的接警员也默默守候,不错过每一通求助电话。

据介绍,大理市消防安全委员会下发了《大理市春节前消防安全大检查的通知》,要求各级各部门各单位要对照11类突出风险开展消防安全大检查工作。各乡镇(街道)、管委会要组织力量全面开展消防大检查,督促、指导居(村)委会开展消防群防群治工作。强化备战执勤,监督检查工作。

大理市大队消防救援人员24小时在岗在位,全面做好灭火和各项应急救援准备,全面落实执法监督、消防宣传和督导督查等各项工作任务,在此基础上强化战备,严格管理。对所有执勤车辆、器材装备、通信设备进行认真检查和维护保养,全面做好灭火应急救援准备。

因为疫情防控,“就地过年”又成了热词,商业场所人流、物流集中,用火用电用气增加,火灾风险也随之加大。节前,大理市消防救援大队组织下关消防救援站、古城消防救援站和凤仪特勤站,在泰业的地下二层车库开展夜间拉动演练。下关消防救援站的消防员告诉记者,他们主要负责下关的主城区,但还是时常会去古城和凤仪进行交叉演练,让彼此都能熟悉一下辖区以外的场所,为春节期间的安保打下坚实的基础。

节前,大队消防救援人员深入到全市各商场市场、歌舞娱乐、宾馆饭店等人员密集场所,以及交通枢纽、旅游景点等重点场所开展消防安全检查、流动执勤和消防宣传,用实际行动坚守岗位,护航“虎年春节”。

下关消防站每年还会开展一系列丰富多彩的“迎新春、贺新年”活动,会组织打篮球、打保龄球、乒乓球等球类比赛,还会设置一些小游戏,比如套圈赢奖品、拔河等,也会贴对联,包饺子,大年三十大家一起做年夜饭,大力营造浓厚的节日氛围,为“红门”增添年味儿。

今年,下关消防救援站春节坚守岗位的消防员里,有的人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家过年了。

来自重庆的詹兴孟,今年是他当消防员的第12个年头,这其中11年的春节都在岗值班。

“春节值班是轮换的,其实也习惯了,去年春节我也回家了一趟,感觉家人对我节假日不能回家也还是很理解的。而且我们外省的一年可以回去两次,我也比较满足。过年一般都会出警,第二天我们肯定要把车洗了,把器材整理好,才会有一点剩余时间来休息。现在大家的防火意识也增强了,这几年春节还是比较稳定,不像前几年,这也是有各个部门单位合力的成果,对防火的宣传和监督做的比较好,春节出警减少了很多。”

刚结婚的余平锋,虽然有对家人说不尽的愧疚,但依然咬牙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。

“这是我当消防员的第七年,春节六年没回过家。家人也没有抱怨,但意见稍微会有一点点。父母会有一点想我,我也会想父母,但是没有办法,我们的工作有这种特殊性在。春节期间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出警是2017年大年三十的时候。高速路上油罐车起火,我们一个消防队都解决不了,保山队和下关特勤队和凤羽特勤队、古城队,我们几个队都去了,最后通过所有人的共同努力,才把火灭掉。自己不能回去的春节就希望父母多吃点好的,多放松下。我刚刚才结婚,我岳母那边也比较能理解我的工作,老婆也比较包容我。我自己回不去的时候,就只能辛苦老婆在家多照顾父母。我家在永平,也不是很远,现在政策也越来越好,周末也会有轮休,还是有机会回家的。”

刚成为消防员的李学智以前每年都是在家过年,而今年留在队里过年,他感觉也很有特殊意义。

“我是从12月下队来的新消防员,今年我才下队一个多月。毕竟刚下队,前两天才第一次出警。第一次出警的时候,又紧张又激动,还有一点害怕,那天我从电梯里救出了一位被困人员。有了这次经历以后,也从中学习、感悟了很多,收获颇丰。只想爸妈身体健康,然后让他们不要担心吧,我在这边都挺好的,每天都有按时吃饭,按时睡觉。我觉得在这个集体里很有归属感,在这里过年也很开心,也有年味。”

郭焕南过年也很想回宾川,但是国家和人民的生命财产让他选择坚守在这。当消防员这些年来,一次特殊的出警经历让他现在回忆起来依然历历在目。

“当时被困的有十几个人,上面全部都是烟,我和我们指导员还有一个战友,三个人一起上去,上去之后伸手不见五指。去到二楼之后三个人就走散了,也不知道要怎么下去,而且那个楼梯没有扶手,什么也根本看不清,后来直接从楼梯上滚着下来。当时从楼上滚下来也感觉不到疼,后面才感受到疼痛。不过好在当时的被困人员全部都就救出来了。通过经历这些事件,不断地积累经验,现在我们出警安全措施做的都很到位,假如我们要再次进入到这个地方救人,几个人一起进去,我们会使用导向绳,我们互相栓着,就不会走丢失了,就能一起下来。”

来自南涧的普泽华刚满22岁,平日里父母也都在外地工作,老家没人,从入伍当兵到成为一名消防员,普泽华一直没有时间回家看看父母。

“去年春节是在训练基地和新消防员们一起过的。还没有成为消防员之前,我对消防的印象是觉得消防员都很无私、很伟大,除此之外对消防了解不深,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可以成为一名消防员。作为一名新消防员,我还没有接到过出警任务,很期待第一次出警,不会害怕,有队友在旁边,会很有安全感,不会心慌。”

和普泽华同为新消防员的程鸣杨已经有4年没回家过年了,他从小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,每年春节,程鸣杨都会格外想他们。

“对于从事消防这个职业,奶奶一开始是极力反对的。没有一个人会愿意让自己的亲人从事这样危险的工作,自己一直都在离奶奶很远的地方工作,很想在家多陪陪她。平时一有时间,我也会和家里人打电话报个平安,聊聊天我就满足了。往年奶奶都会给我寄些好吃的来,来自家人的爱也让我感到无比温暖。”

消防员们将采购回来的灯笼、对联、福字等春节挂饰错落有致地悬挂在大门、走廊、食堂等地。喜庆吉祥的中国结,红底黑字的年味对联,将营院装扮的“年味”十足,幸福的笑容也是一直停留在每人的脸上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